比格喵喵

心心手手请不要吝啬的都给小猫咪吧

我会为每天变换停运的高铁疯狂(◦`~´◦)

【铠约】模板婚姻·刺激战场1

【铠约】模板婚姻·刺激战场1

铠约闪婚背景

₍˄·͈༝·͈˄*₎◞ ̑̑霸气狙击手和他柔弱不能自理的老攻

——————————————————

守约习惯性掩藏气息,铠要不是紧紧跟着,一不小心就可能跟丢,两人翻过窗户,守约仗着体型轻笑在空调外机上攀爬,铠看得直心惊胆战,在下面死死盯住,双手打开,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不过两分钟,守约就已经到了他们之前的房间外面,两个绑匪还被绑在浴室里,房门却突然大开,只见四五个蒙面人闪进房间,直接用匕首戳到卷起的被子里,却不想拉开一看只是两个枕头。

“暴露了!”一个身形最小的蒙面人是这群人的头,浴室里轻微的碰撞声让他们警惕起来,两个大汉直接走出来扫射浴室门,半透明的玻璃一下子变得稀碎,两个被浑身是伤的绑匪被床单牢牢捆住。

“说,凯因在哪里!”代号a的矮小蒙面人一把捏住一个绑匪下颚,他身上没有任何信息素的气息,可是压迫力十足,那两个alpha也是识时务的,艰难的发出模糊不清的话语,“逃,逃走……”

“怦!”一颗子弹毫不留情的射穿两个人的脑袋,a气急了,竟然让凯因逃走了,这群蠢货,果然办事还是不能和蠢货合作。

守约在墙外压低呼吸,他大致分辨出这属于两帮人马,一帮是想要绑架勒索,而另一帮很明显,要铠的命。守约是狙击手出身,掩藏气息这块做得十分到位,何况房间里本来就残留有他的信息素,此刻刚好可以混淆视听。

铠在楼下着急得要命,偏偏这时候有人突然破门而入,他没有从军,只会使用一些基础枪支,手枪很明显敌不过对方,趁对面人还没反应过来铠直接一个转身把阳台旁边的小桌面翻过来扔过去。

a这伙人听到楼下动静,迅速看向楼下,守约紧张得大气不敢喘,手指死死扒着墙砖的缝隙,这伙人一看到铠的背影,立刻下令去追。

铠不敢耽搁,他害怕暴露守约的位置,只能和那边的人扭打着到了套房客厅,等到a一伙人赶到三方人马乱作一团,a以为那群劫匪要抢铠,直接出手,却不想这边的劫匪已经有了安排,他们毫不留情的反开枪,直接火力压制,铠趁着混乱直接扔下一枚烟雾弹溜走了。

堂堂阿尔卡纳家族的长子此生第一次这么狼狈,头发凌乱,衬衫领口大开,又被战术背心挡着,荷尔蒙简直爆棚了。

一路上走廊里到处是血液,铠打起全身精神小心翼翼的走过,却在路过一个房间时被人直接拉进,熟悉的月莲子气息一下子安抚了铠受伤的小心脏,铠忍不住把守约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确认除了被墙面擦伤的一处伤口以外没有别的才放下心来。

守约终究的omega,即使理智告诉他守约很强大,甚至翻过来还需要保护他,但是骨子里那种保护欲根本压制不住,守约不多废话,捧住alpha的脸就来一个吻,舌尖送入浓浓的月莲子气息,让铠白皙的脸庞都要爆炸了。

偏生罪魁祸首一点事没有,守约翻出这间房间里的抑制剂,递给铠,这种普通抑制剂只是针对发情期的,对于平日也能减少信息素的分泌,但并不能完全掩藏信息素,但是这种情况也没办法了,这伙人里很明显有alpha,要是被追随信息素发现就不妙了。

铠被守约之前的吻冲昏了头脑,现在大脑一片混沌,连思考都开始生锈直接机械的打开抑制剂,第一下甚至没有扎准,划破皮肤,流了一手的血,守约看不下去直接拉开他的胳膊从静脉注射,这样效果最快。

守约的手并不细嫩与大多数omega完全不一样,守约在军队从不知道什么叫保养,他的手茧摩擦过铠的皮肤,留下一道痒意。一阵微麻的电流从铠手臂像心底游去,数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从伤口流出的血液被粉色的舌尖滑过,铠看着那粉白的唇瓣变得鲜红,只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炸了,下身不受控制的开始紧绷,偏偏抑制剂又不断发挥作用,极冷与极热交替,守约咬住自己的唇角,有些讶异,自己被血液里微薄的信息素影响,产生了不由自主的动作。

两个人都不敢多看对方一眼,有人说信息素契合度是ao爱情的辅助,真正的爱并不需要依赖匹配度,守约却从一个军人的毅力来看,如果是他,他无法抵抗。

两人躲在凌乱不堪的房间里,这里是度假村的三楼,风景最好,房间也都是最大的,住的无不是权贵,就目前已知两位刚刚退下来的老人已经陷入了对方手里。

铠尝试了终端,毫无作用,包括卧室里的座机都被切断了信号,守约看了铠一眼,踢了一下墙角,“信号屏蔽器 这玩意儿造价高得吓人,这些人怎么弄来的……”

两人都是人精,铠一想到之前还有人想要致自己于死地,要知道下一代阿尔卡纳家主应该是铠的妹妹露娜,那这群人要铠的命做什么呢?

一种莫名的恶心涌上心头,铠却很快压制了,他不想再去面对家族的丑事,却不想那群人还是不肯放过他和露娜,现在也不知道怎么给露娜传递消息。

“没事吧……”omega温热的手心拂过铠的眉间,守约看向铠眼睛了写满了疑问,“我怀疑,这件事和我家族有关……”

“内鬼吗?”守约第一反应是铠家族出了内鬼,然而在这种时候并不是长谈的好地方,突如其来的尖叫让两人迅速警惕,守约灵敏的架好手里的枪,铠也握紧了手枪,然而这声音并不是来自他们这一层,“是一楼……”两人对视一眼,纷纷想到了什么。

守约带着铠往完全通道那边走去,一路上到处都是血迹,昂贵的古董摆件画作碎了一地,甚至还有一两具尸体,很明显是逃跑从背后被枪击而死。守约忍不住握紧拳头,这群疯子,迟早把你们送进监牢。

铠和守约刚靠近角落,却突然听到一阵响动,守约急忙拉着铠躲进女厕所,却听见隔壁无障碍厕所里发出男性的惨叫,“啊!救命,救命……”

一个穿着球服的alpha将男服务员的裤子直接扯下,用袖子绑住他的嘴 不管不顾就要上,守约直接一手刀把这人劈晕,而那个男服务员已经在极度害怕中昏厥过去。

铠站在外面把alpha牢牢锁住,守约把人放在角落,脱了绑匪的衣服给男服务员遮挡,他们出手及时,这位男士没受到什么实际伤害。

那绑匪身体素质极好,不过一会儿就开始转醒,铠赶忙又给一手刀,但他下手没有轻重,直接给人脖颈都留下一片淤青。

守约用拖把抵住无障碍卫生间们,示意铠把人带上,铠虽然格斗技巧不如守约,但是力量相当强大,单手拖一个人还不费力,甚至还望自己身上装更多装备,又把守约的枪也挂自己身上。

守约本想审问一番,却不想这绑匪怎么弄都醒不过来,守约想自己下手有轻重啊,怎么还没醒,结果翻过人脖子一看,又是一道痕迹,只能无奈的看向铠,从旁边被砸烂的饮料售卖机里找了一瓶茶水倒在绑匪脸上。

绑匪悠悠转醒,就见自己面前两个大汉站在,顿时想要挣扎,偏偏铠用纸团把他嘴堵上了,手也被弄脱臼,一时间毫无反抗之力。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那绑匪一句话也不答,明显是受过训练的,守约知道一时间问不出什么东西,直接一匕首插在那人腿间,距离命根子就差一线,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偏偏这个绑匪浑身发抖却还是一句话不说。

“啧……”

“把他绑起来挂在外面墙上……”守约也不打算问出什么来,他只要保证铠的安全即可,别的并不重要,正好整个人可以用来转移视线,他们好顺利潜入一楼大厅。

关于玫红色包装的99朵玫瑰🌹这件事,极致的审美,系统很喜欢

【铠约】霸道铠总俏守约

【铠约】霸道铠总俏守约

铠约穿越到霸总文学,不完成任务就无法离开哦⌓‿⌓

——————————————

深秋的寒风凛冽,吹动铠总的风衣,单手勉强抱住99朵玫瑰花束,铠艰难的发出今天的疑问:“我们真的要这样吗?为什么不吃守约做的饭……”铠总一大早就被系统拉起来选衣服,一套换过一套,还去买了一大束艳俗的玫瑰,特意选了玫红色的包装,就连铠这样的猛男都觉得这样搭配实在有点丑。

“没办法啊,剧情上说白月光回国这天你把小白花冷落了一天,还推了他把他送进医院了……”

“但守约在家啊……”

“反正霸总不在家……”

“……”

冷风吹啊吹,系统飘在铠身边,它没有体感,丝毫不在乎铠穿得单薄已经冻得开始发抖了,深秋夜晚温度才三四度铠只穿了一件薄绒内搭一件薄风衣,为了系统所谓的风度现在真的要冻成冰块了。

终于,系统发话了,让铠进机场,好家伙为什么之前不进,要在门口受冻,吹空调不好吗?

“要让白月光看到你的心意啊!”系统机械的语音里硬是让铠听出一丝幸灾乐祸,铠这一刻杀意突起,要是他把这破东西捏碎是不是就可以和守约回去了。

“你舍得吗?”无人知道的脑电波联系,“还没有让守约知道你的心呢甘心吗?”

铠眼神一下子变得凛冽起来,系统的一番话已经触及他的底线,不过一瞬杀意消失,铠只是往身边看了一眼,很快又按照系统指示走向出口。

白月光先生不愧是白月光,整个人散发一层白光出现,不仅皮肤白得发光还有一头银色长发,耳尖都是银白的,整个人还穿着一身白衣,浑身散发着圣光走了出来,铠的眼睛都要被闪瞎了,系统才开口:“不好意思,圣光滤镜调高了!”

“滴,队友百里守约进入队伍!”

“阿铠,好久不见……”白月光伸手接过铠怀里的妖艳玫瑰,偏偏这时候他头顶还飘起粉色花瓣。

……

我们不是今早上才见过,铠想过离谱但没想过会这么离谱,白月光怎么是穿朱雀志皮肤的守约啊。

“不好意思,由于玩家流失,现在只能由一个玩家扮演多个角色了……”系统穷酸的声音开始开口,这一次铠和守约都听出了一丝憋笑的意味。

偏偏守约头上还不断飘着粉色花瓣,浑身散发圣光,而且铠发现守约这套皮肤怎么好像和他现实里更接近,体型也是,“不要想了,白月光和霸总是不可能的,双A是没有未来的!”系统阴恻恻的声音又在耳边想起,守约不明所以,铠却眼神带着杀气。

玫红色包装的玫瑰实在俗气,偏偏系统还百般推荐,铠又不懂什么花艺,此刻被守约抱在怀里只觉得傻透了,但是怎么说呢,白月光就是带着一股仙气,生生拉高了档次。

按照剧本约定,霸总今晚上要把白月光一宿旧情,两个人喝的伶仃大醉,偏偏小白花打电话来还被白月光接了。

“怎么接?”守约头顶雪白的耳朵都竖起来,这怎么打电话,难不成一只手拿一部手机?

“对啊对啊……你一只手拿一部就行了……”

真有你的系统,守约左手一部白色电话右手一部蔚蓝色电话,铠则被迫倒在沙发上装醉,说实话那些酒还喝不倒他。

即使是最冷静的狙击手,守约此刻也体会到荒谬一词,他拿着自己的电话,打通。

“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不行,再娇柔一点啦~”

守约额头青筋凸起,“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你是谁……”

“你,你是谁,铠总呢?”小白花的语气不仅带着哭音还带着杀意,系统顿时不敢发话了,虽然它没有实体,但是怎么感觉不存在的后背发凉了。

“阿铠……”守约刚想按照剧本写的,说铠喝醉了,面前的光屏就立刻刷新了,“阿铠他去洗澡了……”这个话怎么听着不对劲,明明都是男人怎么这些话听起来怪怪的,守约到底是敏感的狙击手,他发现这个系统好像在有意把他和铠往奇怪的路线上带领。

这个游戏真的完成所有任务就可以离开了吗?或者还有什么别的方式吗?

系统不会说,它只会装傻,一坨白白的球像史莱姆一样瘫在桌面上,铠不知道怎么的感觉自己浑身开始烦躁起来,尤其是整个房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火花。

两个人都没发现,信息素已经隐隐形成了一种对抗,守约身上的气息不再是天美缠绕的反而充满了攻击性,是带着硝烟气息的月莲子气味,和铠的冰酒气息越是靠近就越是难受。

终于守约忍不住了,长腿一迈就一拳打向铠的面门,幸亏铠反应及时,立刻滚下沙发,身体灵活的躲过拳风,“系统,这是怎么回事啊,守约怎么了!”

守约像是发狂了一样,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开始攻击铠,而且拳拳到肉,信息素还不断的挑衅对方,守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牙痒痒想要和铠对练一场,偏偏铠现在不正面应敌,反而躲躲闪闪。

“啊!我给忘了,白月光守约易感期到了!”系统顿时发出鸡叫,房间里的信息素已经泛滥到极点,铠也绷不住了,他眼白开始泛红,手上的动作也变得失去控制,“等等等等啊!”

“嗷!好了……”系统一下子把守约的身体数据改成omega,空气里的味道一下变了,守约一时腿软,直接瘫坐在地上,身上一股股甜蜜诱人的枫糖浆像不要钱似的疯狂涌出。

铠alpha的犬牙都要藏不住了,直接一把捏住守约细瘦的手腕,将人大力拉到床上……

双腿直接被卡住,守约想要一个扭腰翻到铠却不想浑身失去力气,只能被迫被腰身挺起来,反而像是发出邀请,系统这时候又开始装傻了,它把alpha守约的易感期调换成omega守约的发情期了,夭寿啦,关键系统修改只允许一次啊,那怎么办,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系统立刻关机装死。

冰酒的气息一靠近就被甜腻到不行,这种酒的糖分极高,的甜酒类型,一不留神就会被甜蜜欺骗,醉倒在酒液里,守约像是要醉了一样,明明他酒量极好,偏偏这种甜腻的冰酒让他不适应一般。

空气里味道甜的发腻,铠双手撑住身体,将守约圈在自己的怀里,眼神死死盯住守约的眼睛,蔚蓝与赤红相撞,心底某种东西开始剧烈膨胀,在铠低下头吻向那一刻,守约听到了“I love you……”

真诚发问,铠铠那个体格,守约那个体型,doi连do三天三夜也不会累都感觉诶(๑•॒̀ ູ॒•́๑)

腹肌胸肌肱二头肌肱三头肌三角肌什么的都很强大诶

400了₍˄·͈༝·͈˄*₎◞ ̑̑,坑太多没填完,留言你想看那个坑填一下_(:з」∠)_别急

【策弈】盛宴

白虎神君玄策x鹿妖踏雪寻梅弈星

兽形态贴贴预警

——————————————————

是一场隐秘的狩猎,猛兽厚实的爪垫将所有声音收敛,轻巧灵动的鹿并没有发现草丛的异样,他轻轻低头饮上一口灵泉。

这是不属于这里的生灵,一头漂亮的没有利爪的鹿是无法在轮回谷里生存下来的,窥探的眼睛无处不在,他们都在打量这一只天真的生灵,有力的黑白尾巴在空中飞舞,发出噼啪的声音,那些猎食者四散逃开,没有人敢抢夺那一位的猎物。

亚成年的白虎体型是这片丛林最大的生物,他是独一无二的王, 更不论他是带着神力降生的神君,而现在他在寻找一只猎物,一只可以带走他发情期的猎物。

玄策是很有耐心的猎人,他寻着空气里单薄的坤泽气息而来,藏身在茂密的杂草之间,偷偷看着在小溪边坐下的鹿灵。

多么美丽的生物,雪白的皮毛,晶莹透亮的蓝色鹿角,周身涌动的带着冬季雪花与梅花的芬芳气息,一只即将进入情潮的。

省略内容这里@大大大大大喵 

【铠约】霸道铠总俏守约

【铠约】霸道铠总俏守约·二

不完成任务就无法离开的霸总剧情哦⌓‿⌓

————————————————

铠总很无奈,铠总很悲伤,一堆精心烹饪的美食摆在铠面前,是长城难得一见的精致,但是,铠吃不下去,不知道什么原因,所有美食入口都变得难以下咽,甚至还不如荒漠里干了十天的干粮。

“滴,霸总定律之霸总必有胃病,只为那个人的家常菜打开……”周围的人像是看不到这个白色光球一样,一个个低下头,看着主人食不下咽,管家递上两瓶营养剂 默默退下了。

被光球屏蔽数据的守约吃得很开心,这个牛肉做得鲜嫩多汁,带着甜美多汁的酱料让守约十分喜欢,系统也狗腿的扫描出一堆数据,分分钟生成菜谱,而铠只能流着泪看着那边两人吃得开心。

高大硬朗的总裁硬是露出一副可怜的表情,守约也被看得有些心虚了,没办法铠真的太可爱了,而且他居然可以从信息素里闻出来铠的委屈。

铠平日里饭量就不小,或者说是非常能吃的,此时让他看着一堆美食不能吃实在是一种折磨。系统无情的嘲笑了铠总,但很快它也想到了它也吃不到,他没有实体不具备味觉。

铠约完成第一个任务以后,就凭空出现一个光球,发出系统无情的声音,“滴,任务完成,恭喜玩家铠/百里守约获得奖励……”

守约趁机把这个奇怪的东西一把擒住,摸上去的触感不像机械,也并非是生物的温暖,但很显然这个家伙就是所谓的系统,他们想要离开就必须通过这个玩意儿。

“滴,下一项任务发布,请完成小白花撞满怀任务……”

光球突然发出一阵颤抖,无情的机械音又在两人脑子里想起。

“什么叫小白花?”

“什么任务?”

“本系统集齐了虐恋情深,他逃,他追,亿万宝贝,替身文学,霸道总裁灰姑凉……等剧情……”

好嘛,就是一整个大杂烩,任务之间也毫无联系。

铠被迫穿上束缚的西装按照系统的要求坐上他车牌8个8的劳斯莱斯去上班了,而守约也不能闲着,身为一个被总裁用支票打发的小白花,他需要拖着被蹂躏的身体艰难的找一间漏水的出租屋。

“为什么要是漏水的……”守约无语,他看着那破了个洞的窗户很像自己手动修补一下,长城狙击手是一个手很巧的人,自小照顾弟弟操持家里让他掌握了很多技能,看着那个漏风破洞守约实在有些忍不住。

“滴,不可以哦,小白花人设ooc警告。”娇弱无力的小白花怎么可能会修窗户,贫穷的灰姑凉当然要住得越差越好,这样总裁才会心疼。

光球飘荡在守约周围,四处检查房屋程度,这样的城中村违法改建的阁楼,漏风漏水,玻璃还是破的,重点是只要三百块一个月,而且不要押金,完全符合小白花随时跑路的需求。

“可咱们不是有钱吗?”守约发出疑问,他手里还拿着铠仍的一沓支票,签了铠总的大名,百万支票,为什么要住这种地方,比长城的宿舍还破,关键自己还不能修理,守约气得想要掐死这个破球,要是他原本的身体胳膊上的青筋一定都绷紧了。

“emm,原则上你可以不住这里,只要登记地址就可以了……”好家伙,这个系统也很会抓漏洞,之前吃饭就是他把守约数据修改,别人看不见守约,只能看见铠,才让守约吃了一顿饭。

“滴,请玩家百里守约完成小白花撞满怀任务……”

他是坚强不屈的小白花,却被霸总铠铠一夜情,百万支票凌辱,而他不屈服霸总金钱的权威,将百万支票扔进垃圾桶,毅然决然的不吃嗟来之食。

谁知道第二天上班顶头上司竟然是他!

预知后事如何,请持续关注霸道铠铠俏约约。

……

“你真的要带饭去公司吗?”光球绕着守约转来转去,它虽然没有眼睛但守约觉得它要是有眼睛估计都掉到锅里的红烧肉上面了。

浓油赤酱的红烧肉,搭配虎皮鸡蛋,整个菜都带着一种大开大合的长城风味,大厨百里守约打了足足三个人的饭将饭桶塞的满满当当,才提着饭桶出门。

可怜的小白花守约只能挤公交去上班,守约从没有见过这样简便快速的工具,居然可以一下子容纳那么多人,还没等守约观察仔细,系统就传来声音。

铠总简直坐立难安,不断有人进出送文件,中途甚至还开了会,幸好铠天生一张霸总脸,只要冷着表情,低声“嗯”就没人敢多发言。

营养剂只能补充身体需要的能量,并不能消除饥饿感,铠只感觉自己从没有这么饿过,即使是刚刚战斗完,被魔铠消耗一通也没有这么饿,偏偏任何食物都变得难吃至极。

“小白花已到位……”系统悠悠的声音出现,铠赶紧起身,疾步向外走去,外面的助理们一下子紧张起来,一个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跟着走起来,高跟鞋皮鞋与地面踢踏的声音一下子想起来,整层楼都紧张不已。

就在一个拐角,怦,守约一下子撞入铠怀里,身高差让他一下子扑在铠怀里,手上的饭桶直接向上飞去碰到墙壁裂开,一坨白米饭就这样落在铠头上。

“恭喜完结铠/百里守约完成小白花撞满怀任务……”

“滴,请完成羞辱剧情……”

红烧肉的汤汁顺着裂缝洒在瓷妆上,铠瞬间被熟悉的香气勾起食欲,完全顾不上自己头上东西,一把把守约捞进怀里,低声说道:“是红烧肉……”

“对,是你最喜欢的红烧肉……”

周围的助理顿时呼吸又紧一分,丝毫不敢喘气,生怕下一秒遭殃是是自己,又要强忍看着自己总裁头顶一坨白饭。

“是你……”铠将娇小的?omega强势的抱进怀里,大手死死捏住那白皙的下巴,这是昨晚爬他床的人,居然还敢出现在自己面前。

“是你!不要……”恐惧的回忆一下子充满omega的记忆,那种被强势拉进房间,无辜的omega被迫承受了alpha的怒火,浑身没有一块好皮肉,现在连好不容易找到都工作也只能化为乌有,可怜的人儿,水汪汪的大眼睛忍不住流下一滴眼泪。

“流泪啊……”系统在一旁赶紧催促,但是守约实在是流不出,只能生生把笑出的眼泪挤出一滴,笑声却再也憋不住“哈哈哈哈……”

幸好系统及时屏蔽了周围,才没有接受到一堆下巴,要是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总裁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omega嘲笑那不得一个个惊掉下巴,系统只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件好事。

“守约……”铠明明冷着一张脸,偏偏眼睛里流出的委屈都要溢满了,他又是嘴拙的人,也不知道怎么缓解尴尬。

“守约,我饿了……”最终,铠只能说出这句,偏偏他还是一副十分严肃认真的模样,头顶的米饭滑落也不知道。

饭盒只是摔分体了但幸好底部的一份饭和红烧肉还健在,铠直接狼吞虎咽,满满一大碗红烧肉如蝗虫过境,顷刻间就完全进入肚皮,连残留都汤汁都被拌饭吃掉,干干净净两个碗,而铠,显然还没有吃饱。

“但是饭已经没了……”两份饭摔没了,只有一份显然不够铠吃,但是饿很了的男人突然发出一句:“守约,你好香啊……”

铠说得很真诚,守约身上的信息素味道是枫糖味的,甜蜜的糖浆就像一块诱人的小蛋糕🧁,让铠越闻越饿,偏偏刚刚吃饭又意犹未尽,更是难受,铠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睡梦里把守约吃了。

面色严肃的男人脑子却想着天马行空的可能,刚巧这时候,助理战战兢兢的送进来一份特别定制的饭菜,身影消失的很快,生怕被殃及池鱼。

守约突然想到,他拿起筷子,挑了一块鸡肉,很美味,又挑了一块给铠吃,这一次不再是难以下咽,美食的味道一下子俘获了铠的心。

“阿铠,好吃吗?”带着omega信息素的筷子夹着的食物像是带着无穷无尽的诱惑,每一口都是裹着蜜糖的砒霜,而铠甘之如饴。

既然能吃到,守约也不在管铠,他分出三分之一的米饭给自己,结果铠刚刚自己吃了一口,如同木屑的口感立刻传来。

见铠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守约立刻放下筷子,“阿铠,怎么了……”omega的身影一下子靠近,铠白皙的耳朵立刻泛起潮红,好近,守约好好看。

“没,没什么……”真奇怪,明明守约什么也没做,自己怎么就起反应了。

“咦,系统法则之外的事……”原来守约给铠喂的食物不属于规则之内,所以不会很难吃,可怜的铠铠,饿了一天终于可以饱餐一顿,虽然是要依赖守约。

铠这头开开心心的吃着饭,整个公司上下那边全是都在猜测新来的实习生和总裁是什么关系,居然这么快就勾搭上,现在还在办公室,总裁不会把他翻啦翻去吧,真是可怜的小omega。

可怜的不是守约,而是铠总,守约新来的助理,加上早上一遭现在根本没有工作可以做,特助不敢给他安排工作,守约只能坐在沙发上当花瓶,铠总就没这么好运了,还得继续工作。

繁忙的一天工作结束,铠总甚至都不能休息,身为苦逼总裁身边总有一个为情所困的朋友,而霸总的朋友自然也是霸总,铠一放开守约的手走进酒吧就被人扑上来抓住胳膊。

“你说,你说你们男人都是怎么想的!”花木兰女士喝得一摊烂醉,神智已经不清晰,偏偏嘴上还是念叨着,“臭男人……”

座位上的人都挺眼熟,铠也是见过的,但是守约也许更熟悉,那是他在无限王者团的队友们,看着铠进来,众人眼里发出探究的光。

“咳咳,嗯,听说铠总最近有了新的小情人……怎么终于忘记了白月光……”

“白月光,什么白月光……”铠不知道怎么的背部一凉,好像有什么阴森森的,“我们还有替身情节……”系统悄悄在一边说到,但是声音太小了铠都没有听清楚了。

众人一来就拷问,铠无从回答,只能维持霸总冷面,耳边系统却又传来得意的声音,也不知道那没有感情的机械音是这么听出得意的。

“嘿嘿,我打听好了,花总走的是女A男O强取豪夺剧情,韩总李总走的是双A我睡了我发小这件事剧情,赵总走的是青梅竹马甜宠绝症虐恋……”

“呃……”

“我们的剧本是最棒的,集合了一夜情,带球跑,霸总娇妻,替身文学,天才萌宝……”

真的很棒吗?

铠总也想问。

我的私信次数上限了,如果有不能及时回复诸位真的十分抱歉( ๑ŏ ﹏ ŏ๑ )

策弈除夕十二时辰策划

各位策弈圈的uu们,为了给策弈一个甜甜的除夕夜,让大家能够有一次吃饱饱 我们计划策划策弈除夕十二时辰活动,现在正诚挚邀请诸位太太参加2023年1月21日策弈除夕同人活动,本次活动将在LOFTER进行,参与方式采用时间段接力,(活动群在下,如果太太有时间参加可以直接加群,如有回复不及时请谅解)

对太太无限制,只要是愿意给策弈添砖加瓦的太太都可以ヾ(´∀`。ヾ)